正在阅读:兖州,一座即将消失的城市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关注济宁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兖州,一座即将消失的城市

转载 加油China2021/03/22 13:06:03 发布 来源:兖州生活圈 作者:兖州生活圈 90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每次下班高峰期开车路过市中心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抱怨几句路又堵又窄,转念回想小时候,偷偷骑着爸爸的大梁自行车上街,那时的路,总觉得特宽敞。路两旁没有那么多的高楼大厦,两边还有不少五层的老楼房。


转眼又是一年,岁月总是不饶人,2018年,最后一批90后成年了,00后都已经上高中了,而我们已经开始走在老去的路上。

如今,上个世纪的那些老楼房都在岁月斑驳里被拆了,有些东西在时代更迭里弄丢了,有些事情在周周转转里给忘了,兖州,就在这不知不觉中慢慢“消失”了。


所以接下来,

我想和你聊聊,

那个曾经属于我们的兖州。


那些消失的兖州地标


01   一中转盘


实验小学从实小胡同搬到了东方中学,东方中学搬到了老一中,一中搬到了西城区。而一中转盘则彻底消失了。


作为老兖州的标志性地标——一中转盘因位于建设路与中御桥路交汇处,又是老兖州市中心。似乎每个来兖州的人都要在这里转上一转。


而结婚的车队也要在这里转上三圈。如今,一中转盘也被红绿灯代替,但是在一些老兖州人心里这里是一份甜蜜的记忆。



02    老市政府


和一中搬到新城区一样,随着老市政府搬到西城区。剩下的地方则被改造成人民乐园。


区政府大楼、九州方圆行政办公中心、众创大厦等一批行政办公中心的启动,东城区越来越多的办公中心搬到了新办公大楼。老法院等老建筑也被重新利用,入驻新的单位。



03   老人民医院


老人民医院在原址在健康街。1940年5月,兖州人民医院前身新民会诊疗所成立。1956年7月,为滋阳县人民医院,1992年9月,称兖州市人民医院。


2014年2月15日,医院顺利完成整体搬迁,新院区正式启用;2014年5月18日,医院挂牌济宁医学院教学实践基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兖州院区,由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托管。



04    人民电影院


2017年,随着韦园棚户区改造的开始,老人民电影院彻底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了。

曾经作为兖州最老、最专业的影院之一,人民电影院始建于1956年10月。1990年放映收入就达到34万,不过随着电视、DVD的普及,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多,虽然近几年,大地、新世纪等新影院迎来了电影业的春天。但老人民电影院还是淹没在老兖州人的记忆里,跟着影院一起走的,不止是这些冰冷的砖瓦,还有一部分老兖州的记忆。


05    新华书店


韦园的拆迁不仅让人民电影院消失在老兖州人的目光中,老自来水厂、新华书店也在这次棚户区改造中消失了。


和老人民电影院不同,自来水厂搬到了东御桥路南首,而新华书店也搬到了西御桥路。


06    消失的老厂


木材厂、毛巾厂、肉联厂……这些父辈们曾今工作过的地方。如今也难逃消失的厄运。


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的老厂彻底消失在记忆中,而有的经过重组、收购重新焕发生命。近几年,兖州棚户区改造工程不断推进,越来越多的老厂也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07   消失的“游乐场”


少陵公园在过去可是不少老兖州人爱去的“游乐场”,碰碰车、骑马、划船……这里珍藏了太多兖州人的记忆。


虽然现在的少陵公园北定义为健身,但是对很多兖州人来说,这里曾今是他们的童年。


08    消失的“狗市儿”


作为鲁西南最大的狗市,位于兴隆大桥下的“狗市儿”可以说是兖州周末最热闹的地方。花鸟鱼虫、各种古玩也是应有尽有,不过随着2016年的关闭,“狗市儿”再也没有了昨日的辉煌。


09    消失的商圈


提起老兖州的商场,除了现在还在营业的百货大楼、新百意(华联),最让兖州人怀念的还有白云商场、鲁门商场、大观园,不过也在历史的潮流中慢慢消失……


10    消失的建筑


其实最让兖州人惋惜的还有一些只能在图片上看到的标志性建筑,被誉为天下第一牌坊的范式牌坊,已经难以见到往日辉煌的教堂……




那些渐行渐远的乡音


说到兖州人的生活,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穿行在街头巷尾的兖州话了。从前,就连几岁的小孩也能说得头头是道。


可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小朋友们从小就开始学说普通话,导致兖州话在年轻一代中被忽视,而难以传承下去。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学好兖州话,白道黑道都不怕!

作者/兖州

有一种誓言叫北北滴

有一种留恋叫白慌走唉

有一种浪费叫败坏头

有一种极限叫不撑了

有一种舒服叫得劲

有一种等待叫求其一等

有一种忙叫叠不里

有一种不行叫白搭

有一种开心叫喜里得崩里

有一种惊讶叫儿滴来


有一个部位叫各了败子

有一种烦躁叫莫乱

有一种恐吓叫黑乎

有一种唠叨叫于莫

有一种赞同叫原受

有一种傻子叫儒勒子

有一种厌恶叫恶应

有一种虫子叫蜇了毛子

有一种食物叫碾拧

有一种植物叫地蛋

有一种肥皂叫胰子

有一种动物叫结了鬼

有一种称呼叫小来

有一种生理现象叫干约

有一种放弃叫列熊

有一种感叹叫乖乖

有一种蛮横叫不情理

有一种炫耀叫骚包

有一种过去叫煤到

有一种霸道叫扣

有一种莽撞叫癔症

有一种撒谎叫拉云

有一种洋相叫能豆子

有一种吵架叫格气


有一种味道叫崩是个味

有一种浮躁叫五几子六受

有一种地方叫当院!

还一种地方叫屋当门!

有一种容器叫催子!

有一种询问叫揍嘛里?

还一种询问叫干熊来!

还一种游戏叫藏猫后!

有一种动物叫绵绵呼子!

有一种不屑叫跟嫩落落嘛也!

有一种恍然大悟叫那呜愿

有一种灰尘叫补土

有一种灰尘满天飞叫补土子港烟


这些标准的兖州词汇中,有你不懂的吗?



那些被时代遗忘的技术


小时候,走街串巷的工匠们貌不惊人,却身怀绝技。磨剪子、修表、修锅、修鞋......如今,这些行当在短短几十年中迅速消失,如今已难觅其踪迹。


我们这一代人对旧手艺活不那么在意,更别说下一辈人了。你还记得那些慢慢消失的老技术吗?


01    磨剪子

传统观念里,拥有手艺才能安身立命。相比繁华都市,老街古巷更能感受到手工技艺的温度。曾经,“磨剪子戗菜刀这句磨刀匠走街串巷的吆喝,南腔北调,拉着长音,声音忽高忽低回响在耳畔,是几代人的记忆。


02    修称


现在的人都开始用电子秤了!就连菜市场上的小摊都用上了电子秤,“自己看的方便,顾客也能一眼看见。”可是作为传承了几千年的秤杆,还有几个人用?还有多少人会去做,会去修?


03   修鞋


生活条件好了,修鞋的人少了,修鞋的摊子也少了。以前一双鞋坏了,去街口找修鞋人几根线准能好,比刚买来的时候还要结实。

现在,在兖州的不少拐角经常能看到修车子、补鞋的,可是需要修鞋的人,已经很少了。


在兖州这个工业城市中最不可缺少的职业,随着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愿去选择那些看不上的手艺。以前录音机坏了都要去修,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了,而且就算是修,也有专业的售后服务团队了,很少有民间作坊了.....以前东西坏了会修,现在东西坏了就换......




那些难得一见的老物件



你还记得小时候家里的老物件吗。老电视机、冰箱、风扇是不是都在一次次搬家里扔掉了呢?


01   校牌、纪念章

随着兖州学校的合并,如铁中、二中先后并入兖州一中,但是对于铁中人、二中人来说,二中是永不可磨灭的记忆。


不值你是否还保留着当年的校牌、纪念品呢?


02    自行车证件


虽然兖州现在的汽车、电动车越来越多,可要往前推20年那可是自行车的王国!


每辆自行车都还有自己的证件和牌照。


03    铁皮文具盒


小时候的文具盒虽然是铁皮的,但总被我们摔得瘪又凹,还常常偷偷用它夹前座女孩的头发。如今这类文具盒渐渐被文具袋取代,市面上见得也不多了。





以前的生活很慢,家里有台电视,就算暴发户了。家具中的柜子,必须要配上镜子才够面儿。那时过年,全家人会忙前忙后的张罗,吃完饭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


如今的生活,不能再那样过了,时代会抛弃与科技高速格格不入的东西。但那些老旧的慢生活,那些消失的地标,老物件对我们来说是很宝贵的,泛黄的照片,提醒着我们过去的美好。

那时候日色很慢,天很蓝,堵车、雾霾、水污染都是没有的事。那时候人也简单诚恳,说一句,是一句,邻里街坊像是一家人,现在远亲也就过年吃个饭。那些过去的日子消失在时代的更迭里,被新的生活慢慢代替。

兖州,就在这场更迭里不断“消失”,但与此同时,它也在重新生长。


— END —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