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兖州王因储家庄道光己亥年间节孝牌坊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国内国际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兖州王因储家庄道光己亥年间节孝牌坊

转载 加油China2021/04/04 20:40:20 发布 来源:兖州春秋 作者:兖州春秋 22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题记:泱泱中华五千多年的辉煌,定格在一处处文化遗产的丰碑上。这些凝聚着中华民族血汗和泪水的文化精髓,或完好无损,或体无完肤,或支离破碎,或被不肖子孙毁灭殆尽。作为储氏家族后人的代表,作为一平民百姓,我深感痛心和悲凉!怀揣着愤懑、坚强和不屈,我走家串户,拜求专家,遍访名师,搜肠刮肚,终于让诞生了182年的道光己亥年间储氏节孝牌坊的前生今世、细枝末节,再次重见天光,重现当年作为山东储氏家族集中聚居地、千年历史文化名村的辉煌与兴盛。文物是“活着的教科书”,却没有任何抗拒力,任凭雨打风吹,仅能逆来顺受,没有爱恨情仇,他们只是文化和历史的承载和见证,他们是无辜的,是清清白白的!借此苍白无力的文字,我倾尽绵薄之力,还它们一个清清白白、平平安安的立锥之地!

素有“九省通衢、齐鲁咽喉”的兖州,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历史文化源远流长,享誉寰宇。近些年兖州文化学者倾力打造大禹文化、端信文化、唐诗文化、鲁王文化、廉政文化,取得丰硕成果。被誉为“历史活史书”的牌坊文化在兖州也别具一格,见证了兖州历史发展进程中功勋和烈女的丰功与传奇!

说到功德牌坊,当然首推兖州范氏牌坊。因为雕刻精绝而素有"天下第一坊"之称。至今还有这样的谚语:"天下无二坊,除了兖州是庵上"。是说安丘县庵上镇的牌坊虽然名满天下,比起兖州的范氏牌坊也要略逊一筹。兖州范氏牌坊采取了圆雕、浮雕、线雕、透雕等各种技法,刻有神仙、武将、八仙过海,据说还有表现坊主生平的出使交趾、番王进贡及赐御宴等内容,以及花鸟、禽兽等图案,技艺精湛。范氏牌坊在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被用骡马人工卖力的推倒砸毁了,消失的很干净,连块整块的石头都没留下来。这座石坊所表彰的范氏家庭,是明代兖州望族。尤其是范廷弼、范廷辅、范淑泰,都是兖州历史上值得一说的人物。

 

(兖州范氏牌坊)

无独有偶,与范家牌坊一同被文革毁灭的,还有两处名震一时的节孝牌坊。该牌坊于道光己亥年间即1839年建成,坊主为储时询、储时敬两位夫人,在兖州东南方向十五公里的王因储家庄,经山东储氏文化研究会多年考证,所幸粗略还原了那段兖州节孝牌坊文化的历史原貌。

节孝牌坊文化历史

节孝牌坊,中华特色建筑文化之一。流行于宋代,盛于清朝,是官府奏准而建造的石牌坊,为表扬节妇孝女而立的石牌坊。不仅是终生守寡妇女的一种荣誉,也是统治阶级宣扬道德价值观的一种方式。节孝牌坊不同于德政坊、寺庙坊等,可以由地方人士自行修建,它须由各地方官逐级题请,经皇帝(至少也是以皇帝的名义)批准方可修建,所以一般的节孝牌坊最上匾都有“圣旨”、“皇恩旌表”等字样。同时还有题请旌表的孀妇守节年限规定,《明会典》:凡民间寡妇,三十岁前夫亡守节,五十以后不改节者,属旌表之列。又《大明令》:凡民间寡妇,三十岁以前夫亡守志者,五十以后不改节者,旌表门闾,免除本家差役。

清初与元明两代基本相同。雍正《大清会典》:康熙六年,议准。民妇三十岁以前,夫亡守节,至五十岁以后,完全节操者,查明题请照例旌表。由于不少节妇亡殁于五十岁以前,而她们的守节情形又的确值得旌表,光绪《大清会典事例》同治十年(1871)定:嗣后孀妇守节至六年以上身故者一律旌表。

那时里坊的周围设有围墙,墙中央筑以坊门,由两旁的华表和中间的横梁或板门组成,称"乌头门"。后来又在横梁上筑起斗拱和屋檐,飞檐起脊,如同楼顶的牌坊称为牌楼。牌坊的间数少则二间,多则四五间,常见的是三间。一般当中的一间宽大,以利车马通行;左右间窄小,供行人出入。牌坊按建筑材料、风格不同分木牌坊、石牌坊、琉璃牌坊,各具特色。木牌坊雕刻精细,玲珑剔透,彩绘鲜艳。石牌坊坚实纯美,庄重威严,保存长久。琉璃牌坊造型深厚,流光溢彩,富丽堂皇。

   节孝牌坊在一定程度上对传承我国传统文明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从一个侧面形象地展示了我国古代的礼制和传统道德观念。

储家道光己亥年间节孝牌坊建设始末

    节孝牌坊为储时询、储时敬兄弟二人两位夫人而立。时询公二十一岁那年,因去泗河东买荞麦种子溺水身亡,其妻董氏十九岁守节,孝敬公婆,和睦族邻,德高望重,寿终正寝。另一牌坊为时敬公夫人张氏孝顺老人、治家有方而立。时敬公深受书香门第家传,乃清中期本地之名儒。自幼饱读诗书,论经讲道无所不能。虽因种种因由,没能高进,但对人生没有懈怠,尊孔孟之道,潜心育人。以储子之风潇洒处世,以光羲之德正直做人。

   时敬公为训导有志之学子,在西大厅东侧建了私人学府,方圆州县十有七八的名人,皆出于此府。时敬公谦和讲学,严慈导人,学子无不敬立,乡邻无不佩之,乡绅无不赞之。盛名扬远,因而被荐为学政(相当于现在镇教育组长)。

   时敬公不负众望,一心扑在教育事业,硕果累累。事业如日中升,然因操劳过度,体力不支,壮志未酬,英年早逝。张夫人贞操高节,续其伟业,孝敬老人,操持家业,和睦相邻,德高望重。教育子孙个个成才,治理家族繁荣昌盛。

1836年即道光十六年,山东巡抚到邹县巡察。听说王因储氏家族声望远振,因慕名前来访探究竟。储家协和大酒馆大掌柜储廷盈(字丹葺,人称丹公,时敬公之子、时询公之侄)以美酒盛情招待,推杯换盏,情投意合,后结拜为兄弟。临行丹公赠其名画,送其自家佳酿。巡抚大人将酒献与皇上,并上书禀告储氏二位太夫人贞节高操,积德行善,名扬四方。道光帝龙颜大悦,下旨敕褒二位夫人节孝。于当年九月九重阳大节,全庄张灯结彩,红毡铺地,直通大厅堂。请来两班乐队争相比艺,全族人跪接圣旨,三呼万岁,万万岁,盛况非凡。事后,丹葺公招全族人议定,遵照旨意给二位老夫人立节孝牌坊。

牌坊始建于1836年,为了选择优质石材,丹葺公召集储家族长,决定从较近的西夏侯村购买石刻。三国时曹魏部将夏侯淳、夏侯渊在此屯兵,分为东西二屯。东屯即今东夏侯,西屯即今西夏侯。武帝时,夏侯淳从征累功拜前将军,文帝时为大将军。他性清俭,余财辄分施,世人以其姓名村,以示纪念。《曲阜县志》载:“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夏侯村离城三十五里,住民九十家,甲长九名”。西夏侯村位于曲阜息陬驻地南3公里处,东首与东夏侯相接,北依河,南与小峪接壤,村落呈方形,是一个多姓氏聚居村,孔、储两姓较多,两大家族有姻亲关系。当初王因储家庄也与孔家有亲戚,从此地取材应该有这些原因,至今西夏侯储氏后裔仍与储家庄保持密切联系,可能是王因储家庄一支迁徙而来,在此定居三百年左右。

管勾山位于西夏侯村西北200米处。清《曲阜县志》载:“县东南小山曰管勾,出文石,凡林庙巨柱丰碑皆资焉”。《曲阜县乡土志》记有“青石产东南乡管勾山,每年约采百丈”。相传孔庙、孔府、孔林里的滚龙柱、龟驼碑等大石料多出此山,故明朝皇帝钦封此山为“管勾山”,属孔府管勾厅管辖。管勾山属西夏侯地界,但村里百姓不得开采石料。遇有大工程需要大石料时,由衍圣公亲自大礼祭山,然后开采。旧时山上有山神庙一座,供有土地神、山神石刻画像,岁时祭祀,香火不断。雍正、乾隆年间曾重修。清光绪版《邹县续志》载:“上有石马二,盖数百年物”,现石马已毁。

牌坊建造选择良辰吉日动工,因为工程巨大,耗费大量的物力财力人力,采集石料千百余吨。有些碑石重达几吨。为了方便运输,族人选在隆冬季节,在地面上泼水上冻,用传统的木滚方法和牛车结合运输。在当时极端落后的条件下,该牌坊的建造,可说是凝聚了本族人的智慧和才能。整个建筑花费近五千两白银,聘请曲阜、嘉祥雕刻名家设计制作,参与人员一百余众,在鲁西南也算是一件巨大工程,影响深远。历经三年艰苦劳动,于道光己亥年间五月(1839年)建成。

节孝牌坊大体形貌

两座牌坊均坐落于储氏庄园西南,重檐牌楼式仿木结构石质建筑。(王因镇志记载)两座牌坊坐西朝东,形体巨大,占地面积200平米。牌坊分为顶、身、座三部分,高16米,宽10米,厚4米,四柱三间五层,歇山式三层檐顶;中门称明门,高3.8米,宽2.8米。两边侧门称次门,高2.6米,宽1.6米。檐顶起翘手法夸张,凌空飞动,流畅自然。四周配有铜制风铃,微风徐来,铃声清脆悦耳,响彻天空,堪称北方节孝牌坊的扛鼎之作。

 

(图片来源于网络,与实际建筑极其相似)

正脊狮子驮宝瓶。正中悬有镂空滚龙镶边,两面均刻有“圣旨”的竖匾,匾下为高浮透雕二龙戏珠图案条石。正楼匾上分别镌刻“敕褒节孝”、“节孝之坊”楷书大字,题跋为“旌表儒童学政时敬公妻张氏节孝坊”、“旌表儒童时询公妻董氏节孝坊”;次楼匾上的刻字为建坊落款“道光己亥五月中浣。〞

(建坊时间及节孝之坊残匾,实物现在管区院内)

(节孝之坊残匾,实物现在管区院内)

 

(牌坊旌表儒童残匾,实物现在管区院内)

坊座为四块条状基石,坊身是由四根立柱组成的正门和两个侧门,坊顶为单檐庑殿式。牌坊基石有六十公分高,三层台阶。牌坊底座石面精雕细刻:其山有立感,其水有动感;蝶儿花中戏,鱼儿水中跃;鸟儿枝头叫,猛兽山上跑;那八仙过海,神态各异,各施法宝,各显神通。那古代烈女,贞节淑贤,温文尔雅;还有古代孝子:王小卧鱼,黄香暖被等。

 

(牌坊仙女献花图,图为莲花,象征节操高尚,实物现在管区院内)

(牌坊八仙过海实图,实物现在村民家中)

石坊雕刻内容丰富,人物、动物、植物、器物、山河等,无所不有。手法综合运用立雕、透雕、浮雕、高肉浮雕和线刻技巧,精妙绝伦。整个建筑造型庄重,规整对称,刻有近百幅浮雕图案,有楷书、行书、隶书题刻十余处,聚绘画、书法、雕刻艺术为一体,是精美的艺术佳品,也是研究清朝民俗文化的实物。

 

(牌坊小石狮,共计四个,其它散失,实物在管区院内)

底座上面前后共有八头大狮子和八头小狮子,个个精神抖擞,昂首傲视。4根石柱前后两面,分别用青石圆雕8只石狮,牢固着柱石及其底座。中间4狮背驮形象不一的卫士,两旁4狮,一对系吻抚仔兽狮,一对系滚球狮,神态备异。左边狮子驮卫士,右边为滚球狮,一般称为公狮。狮子基座较高。最小仰覆莲须弥座,中间矩形石柱四周剔地起华,上部须弥座盖桌布。

(图片来自于网络,接近实景,现有一座完整牌坊大石狮埋在村民大门下)

整个石坊内容虽多,但繁而不乱,主次分明,安排得体。既是两座高大的古代建筑,又是多种雕刻技法的有机组合,可谓工艺超群。它凝聚着前辈艺人的心血,显示了古代劳动人民的创造才能。

 

(图片源于网络,与储氏节孝牌坊非常相似)

(图为清太学生、奉直大夫,笔者高祖父储振杰墓碑拓片,与牌坊同时出土)

 

(文物专家做墓碑拓片)

(修职郎储公墓碑,为笔者九世祖,与牌坊文物同时出土)

(太学生、晋封修职郎储丕经及秦孺人敕褒节孝墓碑)

 (储丕纶及夫人董氏敕褒节孝墓碑手抄图,墓碑不知去向)

 

(储振泉墓碑手抄图,现墓碑不知去向)

(明洪武癸酉年储氏家族墓碑手抄图,按照墓碑形制手绘。墓碑被人为毁坏,不知去向。此墓碑为兖州王因储氏最早历史见证)

(明洪武癸酉年储氏家族墓碑仿真图)

 (后土神位,散落的文物,仍保存在发掘原址)

牌坊建成故事

道光十九年(1839年)春,牌坊建成。在鲁西南能同时立两座牌坊者应属独家,因为范家牌坊属于功名牌坊,储家牌坊为节孝牌坊,两座牌坊按照当时严格标准建造,不可相提并论。但从当时储家节孝牌坊的规模和规格,在北方可说是屈指可数。为庆贺立坊竣工,储氏族人商议举行隆重大典。发放请帖,邀请附近州县达官贵人及亲朋好友助兴。牌坊上披红挂彩,两台孔府大戏对着唱,看戏的人山人海,长棚搭满了整个街道。散戏后,执事管家本想喊看戏的亲友入席就餐,可误喊为看戏的人大棚里坐。转眼间座无虚席,没抢到座的吵吵嚷嚷。看戏吃大席,可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怎能错过?管家一看闯了大祸,急跪在丹公面前叩头。丹公哈哈大笑说:“喝喜酒嘛,来者不拒。”管家说:“咱没准备呀。”丹公说:“圈里有猪羊。”“那面哪?”丹公说:“杜王府不是天天往济宁送面嘛,让他们往这里送,加倍付钱。”戏唱了三天,客待了三天。储家贺坊事件传遍方圆百里,妇孺皆知,一时成为街头巷尾之佳话。

往东三十公里的土旺杜家,是名门望族,权势人脉,财力物力非同一般,形成生金杜家之说。路过土旺村,文官要下轿,武官要下马,均要拜谒杜氏家祠,徒步经过。十世祖杜义山为道光庚子科举人、庚午科进士、工部主事历升郎中、简放福建汀章龙、兵备道钦加二品衔。正巧有一储氏族人储永祖在杜家庄园孔庄做佃农,先祖储儒武因为牵连白莲教事件,避难到杜王府。储永祖六十五年后重回故里,携子储廷忠到老家参加贺坊典礼。储家立坊盛典给十几岁的储廷忠留下深刻印象,回孔庄后大肆宣扬。这话传到杜义山耳中,闻听非常震憾,有这般场面者非一般户也,于是托人打听。回复说是一书香门第,忠厚人家,于是将其千金许配与丹公兄廷桂之孙振杰公为妻。从此,储氏家族名声大振,与曲阜孔氏家族、微山马坡潘守廉家族、邹县董煊、董锡蕃家族、束芝田家族、徐书年家族相继联姻。有了名望和人脉,储氏“协和大酒馆”生意兴隆,书香门第风生水起,可说是代代有官员、代代有功名。功名有进士、太学生、贡生、文武秀才;官员有奉直大夫、晋封修职郎、钦加六品衔太学生等,成为远近闻名的名门望族,可谓是“祖功宗德流芳远,子孝孙贤世泽长”。

 


(邹城土旺杜氏家祠)

牌坊被毁纪实

历史长河滚滚不息,每一个家族在时代的荡涤下,起起落落,兴衰更替。一个家族在社会的滔天大浪中,只能是一粒卵石,任黑暗的社会摆布、颠覆、摧残。储氏节孝牌坊自1839年5月中旬建成,到1966年11月一场历史空前的文化浩劫的毁坏,见证了储氏家族127年的辉煌和荣耀。不料一场震惊世界的文化劫难自天而降1966年6月1日,某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提出“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后来文革《十六条》又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文革的重要目标。这股潮流迅速涌向全国,各地红卫兵竞相效仿:冲击寺院、古迹(包括山东曲阜的孔庙、孔林),捣毁神佛塑像、牌坊石碑,查抄、焚烧藏书、名家字画,取消剪指甲、美容、摩面、洁齿等服务项目,停止销售具有“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色彩的化妆品、仿古工艺品、花发卡等商品,砸毁文物,烧戏装、道具,勒令政协、民主党派解散,抓人、揪斗、抄家,从城市赶走牛鬼蛇神,禁止信徒宗教生活,强迫僧尼还俗……甚至打擂台似的相互竞赛,看谁的花样翻新出彩。一时间,基本没有受保护的文化遗产,基本没有受保护的私人财产和私生活领域,基本没有受保护的人身自由(连老人的胡子都当成四旧来革除),破四旧成了践踏法律、恣意妄为的绝对律令、通行证件、神符魔咒。  北京破“四旧”运动开始后,很快蔓延到上海、天津和全国各大城市乃至广阔农村。全国上下总共约有1000多万人家被抄,散存在各地民间的珍贵字画、书刊、器皿、饰物、古籍不知多少在火堆中消失。储氏家族作为三百余年的名门望族,更是在所难免!数百年的藏书、字画、先祖的画像等被本村一热血女性就地焚烧一空。127余年的节孝牌坊更是无法幸免。1966年11月9日,在北师大造反派领袖人物谭厚兰“爱国热潮”的煽动下,二百多名学生杀往曲阜,不顾山东省委、曲阜县委和孔庙管理处的百般阻拦,串联了一批当地学生红卫兵成立了“彻底捣毁孔家店革命造反联络站”,召开了“彻底砸烂孔家店誓师大会”,开始了疯狂的造反运动。国务院于1961年立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被捣毁,孔子的墓碑被砸碎,孔子像被捣烂,孔坟被刨平,第76代衍圣公的棺材被打开,暴尸于众。数万册古书、数百轴字画付之一炬。整个孔林、孔庙被洗劫得满目疮痍,一片狼藉。

 

(1966年11月15日,谭厚兰率领的红卫兵拉倒大成至圣文宣王碑图片)

在曲阜“破四旧爱国热潮”的鼓舞下,储家庄周围“爱国人精英”也蠢蠢欲动。由社仓村王某人提议,储庄村党支部书记组织,近三十多名家族代表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拉牌坊运动。第一次上去记绳的,是本村村民储某。大麻绳约五十米,粗五厘米。拉着拉着绳断了,摔的几十位拉牌坊的村民仰面朝天。第一次没拉倒,另一人又上去帮着重新系绳子。第二次大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雷鸣般的“一二、一二”的“革命”口号声中,诞生了一个多世纪、名扬四方的节孝牌坊,香消玉殒,连同传统美德的荣誉和光环,轰然倒地,芳踪无觅。完成了时代赋予的“光荣使命”的人们,有的欢欣鼓舞,有的泪流满面,有的仰天长叹。我无法想象当年站在现场的刚直一生的老父亲的状貌,一定是痛心疾首,爱莫能助。因为他是个民办教师,不敢因“违背圣命”而丢失了他孜孜以求的教育梦想和养家糊口的工分钱。一个小村庄数千年来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首战告捷,“完美”收官。发动者带着欣慰、胜利、荣耀的笑意,指挥着大家如何分享“战利品”。树上惊呆了的鸟雀看得出,发动者数十年来的恶毒报复和百般打压,如愿得逞。他们嘴里的红舌獠牙也正想着如何向上级汇报,邀功请赏。牌坊拉倒两天后,中央下文,停止破坏文物行动。孰是?孰非?孰之罪?孰之过?我无法得知,也不忍得知!也许,那些被伤害摧残、肆意践踏的石头,最明白!

一场空前绝后的“抢石运动”延续数日,很多贪心者不仅私藏在家里使用,还勾结文物贩子来倒卖,获取巨额利润。房屋院墙地基、猪圈、附近的乡村土路桥等,文物遍野。剩下的巨大石料多数被拉到西北坡长远地,建了农场。三个生产队牛屋、氨水池也是用排坊石料建成,八只曾经威风凛凛的石狮,被“绑架”在生产队门口,病恹恹的,无精打采,颇像案牍上的羔羊,永远失去了应有的威风。唯一一处尊严的存在,就是成为了储庄联合小学的地基。近些年,学校年久失修,忽然倒塌,一位老教师说出当年参与建学校的秘密,建议族人挖掘牌坊石碑。在黑暗中沉寂了54年的部分石碑得以重见天日,幸运之至!

 

(图为储庄村企业家储庆服与兖州区原宣传部长副部长、文化局武秀局长、兖州区原博物馆王登伦馆长、著名书法家、兖州区书画院刘元院长、兖州著名文化学者冯宪开先生研讨储氏文化及储氏节孝牌坊历史)

储家节孝牌坊部分石头的出土,引起兖州区文化界高度重视。2020年春节前夕,原兖州市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局局长武秀,兖州市博物馆原馆长王登伦、兖州画院院长刘元及文化学者冯宪开等专家由笔者陪同,前往遗址考证,本村企业家储庆服及村委会班子成员亲切接待。随后济宁市文物局及省文物局也引起重视,筹划继续考证储氏文化遗址和家族文化,打造历史文化名村!有诗云:

节孝牌坊永留芳,百年苦雨沥沧桑。

道光赦命荣恩在,后世追怀美德扬。

烈女英名孝凝重,嘉言慈训齿留香。

如烟往事尘嚣散,储氏宗风入画堂。

节孝牌坊,在封建社会曾禁闭千千万万中国女性的终身美好,却又铭记了过去一个个平凡而又巨大的女性可敬可佩的终身,蕴含着千百年的传统文明,折射出旌表崇德的属性和中国妇女的苦难及其古代建筑艺术的辉煌成就。节孝牌坊是一道丰碑,是一段中国历史的实在刻录,也是中华民族文明的千年遗存!

翻开储家庄历史文化名村的册页,如同走进了一部长长的历史长卷中,在风雨沧桑中,积淀着传统美德和民风,一代代生生不息,孜孜以求,在齐鲁大地中谱写更加夺目璀璨的的新篇章!

感谢山东储氏家族文化研究会成员储宪颐(97岁)、储庆堂(89岁)、储庆怀(78岁)、储庆恕(78岁)、储庆服(71岁)、储庆孝(61岁)、储繁涛(71岁)、储繁野(69岁)、储凤山、储艳丽等全国储氏宗亲提供资料及参与访谈。

(本文转发自“天地潇潇文学园地”,特此感谢!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